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廉政文化 > 人物

張富清的故事—— 一輩子的"突擊隊員"
來源: 人民日報 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6-11 09:07:46      點擊:

  塵封63年的軍功被發現后,張富清不愿接受媒體采訪。他說:“那么多戰友都犧牲了,比起他們,我有什么資格顯擺自己的功勞?”兒子給他做工作:“把您的故事講出來,能激勵很多人。”

  于是,面對一撥又一撥的來訪者,95歲的張富清又一次拿出了當年的“突擊隊員”作風。他用一條腿撐起身體,忍著病痛,講述平日里并不愿過多回憶的戰火紛飛的歲月。

  突擊隊員,是張富清的“老本行”。1948年3月,24歲的張富清參軍,在歷次戰斗中都是沖鋒在前。由于作戰勇猛,當年8月,他便被連隊推薦火線入黨,成為預備黨員。老人回憶,那時候解放戰爭進入戰略反攻階段,幾乎天天在行軍打仗,每次戰斗自己總是主動要求擔任突擊隊員。

  “突擊隊員就是‘敢死隊’,是沖入敵陣、消滅敵軍火力點的先頭部隊,傷亡最大。我是一名共產黨員,在黨需要的時候,越是艱險,越要向前!”張富清說,自己心中始終有一個信念——為黨和國家犧牲是光榮的。

  張富清其實也怕,戰爭的殘酷讓他在幾十年后仍會在深夜里突然驚醒。令他記憶深刻的永豐戰役,“一夜之間換了3個營長、8個連長。”

  那是1948年11月27日夜,張富清作為班長,和兩名戰友組成突擊組,扒著墻磚縫隙攀上永豐城墻。他第一個跳下去,沖進敵群,端著沖鋒槍猛掃,“突然感到頭頂好像被人重重捶了一下,后來又感覺血流到臉上,用手一摸頭頂,一塊頭皮翻了起來……”

  那天晚上,張富清擊退外圍敵人后,沖到一座碉堡前,刨出一個土坑,將捆在一起的8顆手榴彈和一個炸藥包碼在一起,然后拉弦引爆。他獨自堅守到天亮部隊進城,炸毀兩座碉堡,繳獲兩挺機槍。此役,他榮獲軍里的一等功。

  新中國成立后,將軍功勛章藏于箱底的張富清,卻沒有忘記自己突擊隊員的軍人本色。

  1954年,組織告知已是連職軍官的張富清,湖北省恩施地區條件艱苦,急需干部支援。“我是黨培養的干部,黨需要我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。”本來可以憑軍功留在大城市的他,又一次擔任起“突擊隊員”,帶著結婚不久的妻子,趕赴鄂西深山。

  在來鳳縣的30多年里,張富清一次又一次地主動擔任“突擊隊員”——

  當時的三胡區糧食短缺,干群關系不好。擔任副區長的張富清,時常在村民家里一蹲就是二十來天,與村民同吃同住同勞動,“讓村民看看共產黨的干部是什么樣。”三胡區當年就順利完成了為國家供糧、為百姓存糧的任務。

  原卯洞公社最偏遠的高洞片區深居大山,不通水不通路,老百姓常常吃不上飯。時任公社革委會副主任的張富清,在班子成員分配片區時搶先選了高洞,住在村民家的柴房里,帶領村民們肩挑背扛,修出一條能走馬車、拖拉機的土路。

  “張老真可以說是革命的一塊磚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”曾和張富清在卯洞公社共事的田洪立感慨。

  老兵暮年,氣概不減。88歲時,張富清的左腿截肢。為了不給組織添麻煩,為了讓子女“安心為黨和人民工作”,他憑著一名突擊隊員的堅毅,術后一周就忍痛下床鍛煉。他給自己做了一個簡易推車,手扶車子用一條腿頑強地站了起來。

  迎難而上,為黨和國家而戰的突擊隊員本色,張富清保持了一輩子。(記者 程遠州)

上一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頂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關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

新开真钱的棋牌游戏